饭武鸟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刀男爷鹤/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82】永夜青山掩重楼 短fin有彩蛋

 @我是站在冰箱上的人 点文接好w

呃不要太在意标题,那其实是图大的紫衣重的一句歌词

虽然说是武侠paro不过大概就是个逗比向的古风婚礼

→因为lo主太蠢,撸古风比较顺手w

282,82多一点。内有彩蛋,傻白甜。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自行三遍

 

重重楼阁,掩映温香暖玉,多少珠帘,娇媚莺艳。

 

仁王着一袭红艳长袍,在自幼就熟悉了的迷宫般的大宅院中奔走,不时伸手提提袍子,拂开碍事的繁复头饰。

 

晶莹的琉璃与金银宝石互相碰撞,敲击出清脆的声音。

 

快了。他略略放慢速度,喘了口气。等拐过这角落,就到后山了。

 

柳生踩着青色的瓦片,闲闲倚在高高带雕花的飞檐上。他所穿着,赫然也是同样的红绸缎衣裳,料子挺括,腰间扎的暗红色带子还挂着把剑鞘古朴的剑。

 

他抬抬眼就能看到的山脚下,还很稀疏的林子间那一角红色的衣裳闪闪烁烁,偶尔还能瞥见一绺银白的发丝。

 

说起来,雅治平时扎的就是红色的头绳呢。紫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翩翩君子扶了扶自己的西洋眼镜,嘴角勾起一抹意味莫名的笑。

 

刷刷两声衣料摩擦的声音,来人一点也不客气地一左一右坐在他身旁,其中拥有更加偏蓝一些的紫发男子撑着头,饶有兴趣盯着林子里那抹红问他:“喂,再不追可就真要跑了哦?”言语间带着些期待。

 

黑衣黑发的男子啧了一声,抱着刀望一眼林子:“虽然不是负责武斗的成员,但是也不能松懈。”

 

蓝紫长发垂腰的男子低笑一声,表示赞同:“是呢,仁王的训练该加强了,特别是掩饰身形和速度的加强。”说完还抬眼看看黑衣男子,“对吧,弦一郎?”

 

“嗯。”黑衣男子就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说话间,柳生直起身,看看即将消失的红色身影:“差不多了。告辞。”

 

说罢纵身一跳,竟是从房顶上蜻蜓点水般跃过,身形向林子里掠去。

 

那个红色的人影似乎有所察觉,并没有回头,簌地一闪就隐没于树林中。

 

柳生落在地上几乎悄无声息,他原地站了一会儿,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修长手指抚上一旁粗大的竹。

 

“叮。”极其细微的一声金属碰撞在不远处密林中响起。

 

柳生嘴角挑起一抹笑,向那个方向迈出一步,忽的又停住不动了。

 

“雅治,我知道你设了机关,还是自己出来吧。”细看之下,柳生的脚竟没有踩实到地。

 

“puri……竟然被发现了。”树后转出的仁王虽是略显狼狈,却并没有失了仪态。

 

“那么,从右边来吧。”他笑着说。

 

柳生悬在原地的脚顿了顿,转而迈向左边。

 

仁王歪歪头,笑将起来。柳生瞥见这一表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嚓。”极其复杂的绳扣牵动机关,一副木手铐锁住柳生将要握上剑柄的手腕。

 

“呵呵呵……谁让你这么相信我。”仁王走到他身边,手抚上他的脸颊,“来,美人,笑一个。”

 

“……大费周章就为了这个?”柳生偏过头蹭蹭那人的发梢。

 

“要不然呢。”仁王还上他的脖子,“真是,凭什么是你娶我……”

 

“唔……”

 

四片唇瓣相交融,他们交换了一个气息绵长的吻。

 

“好了,回去成亲?”柳生抬起不知何时被松开的手腕,还上他的腰。

 

“为什么不呢?”那人琥珀金的眸子弯弯。

 

 

此处为彩蛋\(^o^)/傻白甜

 

1、“今天我要在上面。”仁王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上。

 

“说什么?”柳生手里拿着个杯子准备去刷牙,闻言停下来。

 

“我说,我要在·上·面。”仁王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

 

“看着呗。”柳生意味不明笑笑,走进洗手间。

 

之后干了个爽。

 

2、所以反攻要不得。

 

仁王一脸严肃地一边揉腰一边想。

 

“去买早餐了,你要什么?”柳生拉开门,侧身回头看看他。

 

“……要点粥就好了。”仁王瘪瘪嘴,倒回床上。

 

柳生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回去坐在床上,摸摸仁王的头发:“还疼?”

 

“……puri,当然。”仁王将脸埋进被子。

 

“好吧,对不起。我今天帮你请假。”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他发顶。

 

门轻轻关上。

 

“笨蛋,其实早就没事了啊。”仁王在被子里悄声对自己说。


评论
热度(7)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