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目前主要爷鹤&三条&伊达组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all叶】檐水穿墙 4

越写越不古的古风,奇怪的多重人格系统设定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ovO其实前天就考完试了但是昨天电脑坏了。

oVOovO这章刷了好多设定好开心

 

 

“我说新杰,这就别收了吧?”

 

叶修坐在床上有些无奈地抱怨,张新杰站在床边,手里还拿这个别致的小玉瓶。那玉瓶只一指长,小巧可爱,玉质莹润,从瓶口隐隐透出些药香。

 

张新杰把玩着那瓶子,一副对方不说就不还的架势。

 

“好吧好吧,”叶修摆摆手,将一直下意识摩挲着的千机伞放下,用一个小心的动作扯扯自己左肩处的衣服。

 

张新杰伸手轻缓地替他拉开衣服,随即看见用白布草草包扎的肩头沁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不出意料的。伸手轻触,引起他一阵轻颤。

 

那血痕长度有四寸许,横跨他整个肩头,仿佛曾经有人将叶修的肩头劈开来一道豁口,又被人拙劣地缝补起来。

 

“现在知道痛了?”张新杰冷笑,“昨晚‘隔绝’我的时候,倒是干脆利落。”

 

叶修心说练个手我怎么知道会扯着伤口——结果站着的白衣青年话锋一转。

 

“这药该是谁给的呢?”他上下抛着那瓶子,“莫不是王城主?”

 

“王城主”这三个字被他细细咀嚼,带着那么一股莫名的危险气息。

 

说到这里就要讲讲荣耀大陆的规矩。

 

荣耀二十国,并不是固定的——事实上,没有哪一个“王”的位置是稳稳的,更别说是“皇”,每年的比武都是一次大洗牌,有人欢喜有人忧。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的事年年都在发生。

 

比如曾经离“皇”很近的皇风国,就几乎是一跌到底,连王国都没有保住。

 

稍好一点的有百花国,虽然被称为“三亚王”,但是王的位置还是稳固的。

 

又比如三年蝉联皇位的嘉世国,如今只是堪堪保住了个王位,而且在叶秋“重病垂危”的今天也是不被人看好。

 

“皇”的意志会被完全、迅速、彻底的贯彻,并且皇所认可的人也具有绝对的地位。

 

而叶修,在作为第一武者助嘉世成为皇后,还可以“释放”一个人。

 

第一年,“他”沉睡后,叶修遵守与“他”的约定,释放了他的妹妹苏沐橙。

 

第二年,他送走了意外受伤的孙哲平。

 

第三年,他送走了王杰希。

 

苏沐橙追随叶修,孙哲平从此销声匿迹。而王杰希却白手起家,凭着自己一身本领让一个小小药堂在几国国君面前都极有面子。

 

然后他带着自己的伙伴和徒弟,去参加比武,一鸣惊人。

 

明明做了两年的皇,却迟迟不肯称王,还委委屈屈地做着一个小城主——别人不理解,张新杰怎么会不知道呢?

 

拥有一样的心思,他自然可以猜到,因为叶修还做着他的武者,所以王杰希不会称王。

 

不过这并不妨碍张新杰不待见他。

 

“王城主真是好雅兴,这些年来一月不差地给你送伤药,送茶叶,送衣裳,嗯?”

 

“新杰……”叶修抬手打算夺下那瓶子,那只手却被张新杰空闲着的手一把抓住。

 

“从一开始,你就特别偏爱他。”张新杰用了个陈述句。

 

“嗯……谁?”叶修一脸茫然地抬头,“王大眼儿?”

 

瞥见张新杰不太好看的脸色,他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都说了多少次了,送他走是因为他的战斗方式跟我的没法配合——”

 

“——我没说过我在怀疑你,宿主。”张新杰一本正经地答。

 

“我永远都相信你。”

 

他说这话时俯下身,凑到叶修耳边,一字一顿地,仿佛在说什么誓言,然而他的声音又是那么轻缓暧昧,吐出的热气染红了叶修的耳尖。

 

叶修不适地缩了缩,心惊于张新杰过于带有侵略性的姿势,同时又震撼于张新杰在这句话中倾注的感情。

 

张新杰满意于叶修明显愣住的表现,脸上却仍是淡淡的,又低头于叶修的伤口处,左手按着他右肩,右手着手解他左肩上被血染红的白布。那伤口随着不多的包扎物的解开逐渐显现,更加狰狞。

 

叶修苦于被制着伤口,没敢动,却看着张新杰的动作,心中猜测是否他要给自己“治疗”——

 

等到张新杰解完了绷带,并没有直起身子来,反倒俯得更低些,将头埋进叶修的肩窝。

 

然后叶修感觉到了温软的事物在伤口上来回移动——

 

张新杰没有“治疗”,他在帮叶修“修复”。

 

 

ovO大眼儿说,此处应该有肉【啊?

今晚或者明天。

大概会炖完……吧……

评论(8)
热度(18)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