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目前主要爷鹤&三条&伊达组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abo】和你在一起,不需伪装

点文还债系列。非原著向,但时间线差不多,就是没异能。

不开车!不开车!不开车!你们这群污货!

就是一个用生命伪a的o和一个用生命装无辜的a呵呵呵呵

oocoocooc渣文笔。

尽管说亚特警视的资料就摆在那里,但许多人惯性的认为强势如亚特应该是个alpha而不是omega。即使有几天他不在,别人也总以为警视大人可能在外面金屋藏娇,却不知谁才是那个娇。

亚特其实并不经常表现出自己对甜食的爱好,知道的人也就寥寥那几个,而且诸如加斯奎警官之流也不是多嘴的人。因此亚特警视如此omega的爱好被成功隐瞒,保持了一个高冷alpha的形象。

毕竟大大小小算是个领导人物,警视先生需要一些威严。精明干练,作风果断,强硬,聪明。这才是警视先生在外的形象——或者是应有的形象。

警视厅的女警们【……或许不止女警】有云:警视厅有一宝,会打架会破案还能做屏保。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亚特的伪装之成功。

当然亚特是不知道这句民谣【……】的。但他知道不能让奈斯来警视厅,因为这位长年伪装beta的发小很可能会暴露他的小秘密。

比如说亚特警视请假的时候,nowhere的两位侦探总有一位不在。

比如说亚特警视笔挺的衬衫领子下有时会藏着一枚“爱的印记”。

比如说亚特警视偶尔会在执行任务结束后开小差,绕路去吃块黑森林,然后在咖啡厅之类的地方偶遇一只拥有海洋气味的alpha。

在奈斯离校前亚特其实十分头疼每一次的发情期。每当自己被不喜的柠檬酸味包裹,亚特就十分抑郁。在还需要趟趟跑腿、次次出勤的小警员看来抑制剂并不便宜,要度过这段时期只能靠意志力和请假。

奈斯有一次溜出来看亚特时恰逢他浑身脱力地独自一人睡在自家墙角,被吓到过一次后坚决要求给他进行暂时标记。

亚特本来并不愿意,尤其是他这种可以跟alpha一起工作的豪放派omega自尊心强的可怕,再加上对方还是比自己小、自己一直当作另一个弟弟的奈斯,就更加不情愿。

不过要说学校第一名和吊车尾的不同呢,就是第一名随时看起来可以像个死宅,也可以像个精英特种兵,而吊车尾即使已经很努力,也不过看着像个普通的兵。比普通人强是强,可一遇到特种兵也得跪。

因此经历了一系列的挣扎翻滚我们都懂嗯嗯啊啊妖精打架之后,亚特被现实击败了。

他感觉自己的柠檬味被一阵大海的咸腥包裹,双双蜕变成了可人的香气。

其实奈斯曾经也是个上进而积极的小孩,不过社会通常不喜欢一个从学校被退学的失败者还如此嚣张,因此他变得懒散。只有在特定时候才会让面具松下,露出锋芒。

每一次在各种角落看见熟悉的笑脸,心底的角落就会柔软一分。一次次的重复,最终引起了质变。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谁也不知道该怎么结束。

但正直的亚特警视希望将他们之间的“暂时”俩字去掉。

当亚特第三次木着一张脸进入办公室时,同僚终于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他的气色不太好。

“啊,那个,”或许是想得太多脑子有些糊涂,亚特竟然问出了口,“你知不知道该怎么和男朋友求婚?”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或许他不该问这么私密的问题。

同僚却大笑起来:“就为了这个?哎呀亚特警视果然还年轻,只要这样这样……”

当晚依照同僚的话准备好的亚特回到家,却发现一些异样,比如似乎被什么人特意移动过的餐桌,和餐桌上的玫瑰……

等等,这布置有点眼熟。亚特默默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玫瑰。

这不是前辈教我的招式吗?!

正思量着,房间的另一位主人从厨房走进客厅。

他们互相盯视着。

“你……”

“我……”

同时开口,又同时截断了话头。

“应该是我……”

“难道不是我……”

大眼瞪小眼。

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不愧是多年相识,连求婚都选了同一天。

不过这也没关系,这样他们就有双份的玫瑰和戒指了。

不过,谁在乎呢?因为有你,我才能做不一样的我。也是真正的我。

THE END

这里解释下为什么选用这两种信息素。

亚特是个矛盾的人,他既有堕落的借口,又有不能输的理由,但他还是积极向上的,所以柠檬,虽然酸,但用的好可以提出别的食材的味道,自身其实也有香味。

奈斯……就是看不透他的意思。大海嘛,包容性强,可以让亚特和他自己都有一个升华吧。

其实他俩的信息素合在一起就是咸柠水。⊙▽⊙

评论(7)
热度(36)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