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目前主要爷鹤&三条&伊达组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三步以内 2

一发短小,晚上再来一发w

前文戳tag

二刷中,感觉这个好带感好想写——当作回忆杀好了Y(^o^)Y

一步。

那个晚上,夜色深沉,游轮在倾盆大雨和惊涛骇浪中沉沉浮浮。

雨水从之前打斗留下的大洞漏进船舱,可art仿佛毫无所觉,从银发的尸体旁走开,慢条斯理地用手中的枪口对准了毫无防备的nice。

两步。

紫破门冲进来,仓皇地躲避着art攻击的nice总算得到了一个喘息机会。

可能是错觉吧,在被紫拉着从窗口跳出的一瞬间,nice忍不住回头看了art一眼,觉得自己仿佛从他眼中看出了悲悯。

可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art了不是吗?

可是他明明可以就这样杀了他的。

一步。

art最终还是没忍心开那一枪。或者说,他的身体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

他是你的家人。

可是,我要替skill完成心愿。

art紧了紧大衣,终于转身离去。

两步。

nice收起回忆,目光复杂地看着断了一臂、委顿于地上的art。

这还是art吗?

他说,光明正大的作风,只适于强者。他说,他从罪孽中拯救了那些人。

可是art不是那个最乐观的人吗?他不是,即使没有才能,也会温柔的笑,也会自己努力跟上,也会在危机时刻出现,也会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吗?

可是,nice想,在paper的纸飞机从他的咽喉一穿而过时,为什么自己还是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对paper的愤怒,还是心里一紧,会失控地喊出:

"art——"

一步。

“nice。”

art轻声唤道,就如在过去的时光里,他经常唤的。

他看着nice、paper和紫的惊讶表情,又低低笑起来。

在paper的质问中,他神色悲戚:“所有的罪孽,都由我一人承担。”

那么,该结束了。art心想,将针头插进苍白的脖颈。

一个似幻似真的人影出现在三人背后,散发着淡淡的光。当他们回头看时,那个人甚至做出了俏皮的"V"字。

两步。

可是nice觉得不对。他离那个俏皮的art那么近,却没感受到“他”的气息。

所以当身后传来细碎动静时,nice最先反应过来——

是“光”。

可是啊,他已经消散如烟。

后来的birthday惊恐道:“是幽灵吗?”

不,不是的。

nice知道,并且明确的是,那个银紫色头发的人刚才还在。然而现在他走了,他走的时候自己站在敌对的一边。

就在刚刚,他还在三步以内。

评论(2)
热度(13)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