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目前主要爷鹤&三条&伊达组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三步以内 3

前天哦不对是大前天立的flag。我只是给麻麻抓走逛街去了……

二刷,走剧情,到第六集。

渣文笔ooc

前文戳tag
可以请↓




 
一步。

昏暗凌乱,堆放了数十健身器材的室内。


art捂着被击伤的手臂,跌跌撞撞地倒在休息用的厚厚垫子上。


他脱下衣服,握紧匕首,对准心脏,狠狠插了下去,动作仿佛锤炼千百遍。


能力发动,痛苦如期而至。


缓过来的art盯着染满自己鲜血的手掌。


“这种感觉,不论多少次都很难适应呢……”


可是我没有选择。他在心里说出剩下的半句话。
 

握紧拳头,掌心浸透的血液有些温热,滑腻潮湿的感觉,像是热天里锻炼了一下午的男孩的皮肤。


曾有多少次,他牵着他的手,慢慢走向夕阳落下的方向。


两步。

nice注视着前方的破旧面包车,操纵手里的方向盘紧紧跟上。


freemum这会儿正慌忙逃窜,nice也不急着撵上他们,反而猫戏老鼠般不远不近缀在后头。


没曾想,忽然之间,一阵猛烈的震动传来,粗大的藤蔓凭空生长,直入云霄,路面被挤压变形,他们的车被逼停。


该死!nice一拳锤在方向盘上,汽车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刺耳鸣笛声。


不同于还在懊恼的nice,紫首先下了车,他下意识抬头望望,却看见除了高耸的藤蔓之外的东西。
 

在人为造成的高高路障上,有一个身着长长黑风衣的身影伫立。


nice才走下车,犹不解恨地踢了踢脚边的植物。他看了看搭档,随着紫的视线望到那人,不禁惊呼出声:“art!”


那人闻声抬了抬头,将藏在高高领口下的尖细苍白的下巴露了出来。
 

nice瞳孔一缩,脚下步子移动,想追上去好好跟art谈谈,想去质问他为何要背叛自己这边的大家。


可art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就仿佛失去所有的言语能力。


他只有看着丛丛藤蔓生长,阻隔了视线。


nice不假思索地发动能力,想要追上art。可才跑了几步,停滞的时间忽然开始流动。


而art的身影早已消失。

一步。

art在看到他的时候其实就明白了,自己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再次打击这个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人了。


没错,回忆起来幼时的经历,他知道nice从小虽然善良,脾气并不小,甚至自尊心也十分强。


可是初的能力已经被他们渐渐引诱出来,咖啡厅的诸位都程度不一地受到了影响,若按照亲密程度,nice受到影响简直是首当其冲。


失去能力……啊不,是渐渐地失去能力,一定很痛苦吧?


如果对于有才能的人,这个答案绝对是肯定的。可是对没有才能的人,也许更多是一种幸灾乐祸。


如果说art不在意自己没有能力是不可能的。


从小生活在人人都有能力的世界中,自己本来被告知可能有能力却始终没有开发出能力,这种痛苦,不是一开始就没有能力的人能感受到的。


可是这一切很快就能结束了。


art最后从nice看不到的角度,温柔地凝视他。


等着我啊。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对弟弟说的,还是对nice。


两步。

又一次来迟,nice悔恨地握住拳。


加斯奎警官已经奄奄一息,而站在这栋阴森的大楼内的人打量四周,却全然看不出那人存在过的痕迹。


加斯奎挣扎说出了让art不要独自承担的话,一旁的紫愤怒且不解。而nice却瞬间明白过来。


art在,一个人承担一些事,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art他……现在一定在哭泣吧。”


nice知道自己应该恨art做出了许多过分的事,如今他甚至害死了自己以前的下属,又或者,至少应该厌恶他的卑鄙。


可是他就是不想去厌恶他。


事到如今,nice对art也只有不知对方想法的疑惑,以及无法原谅对方欺瞒自己、独自承担一切。


要怎么做?


重重的一拳,砸在墙壁上,留下一抹刺目鲜红的血迹。


一步。

art坐在freemum的车里,车窗外飘过店铺的灯光,明灭不定。


他的脸在明暗交界的地方,人仿佛也跟着在黑暗与光明的境界中摇摆不定。


他好像在微笑,又好像在哭泣。

评论
热度(17)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