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刀男爷鹤/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三步以内 4

基本还是原著剧情,这章开始有私设√
然后好久没更了这回有没有粗长一点【被打】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奈亚属于彼此√

一步。

freemum都是些怪人。有一定洁癖的art将他们让进房间,实在有些不情愿。

他们却好不自在,甚至对房间品头论足。art暗地里皱了皱眉。

“那么……招待不周,请多见谅。”即使有诸多不满,还需借助力量的他只能这么说。

“没有的事……那么art先生有没有日后行动的计划呢?”石田客气道。

art几乎能透过他的头顶看出他脑子里的想法。贪婪啊,这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不论是minimum,还是普通人类。不过没关系,他很快就可以消除罪恶了——至少是关于minimum的。

“那么……”art转过身去,在明亮的夕照下,发梢眼角微微泛着暖黄的光,而唇角润泽,吐出的却是对自己和别人都十分残忍的话语。

两步。

nice站在马路边缘,抿紧嘴唇,一言不发,任凭紫如何苦口婆心地告诉他这样毫无边际找不到art。

找不到他?那就不找了。他有些赌气地想,反正art从小就不是个让人担心的人……

该死,nice一转身,将同伴甩在身后。他知道紫想抓住art并质问他——也许是和他打一架——而且nowhere的人都是这样想的。

可那是art啊……

一步。

art观察许久,终于是走上前。

突然出现在紫的身边,不再端着他完美的面具。

“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他如是说。

其实有什么好谈的呢?

也许在紫的眼里他自己能力的减弱很悲惨,也许紫觉得他们俩能感受到同样的悲哀。

可是不是这样的啊。

即使紫能力减弱,他在大家眼中仍然是可靠的队友。

而他art,只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可怜虫罢了。

所以啊,不要怪他卑鄙。

art对紫露出一个温和的表情:“走吧。”

他的脸一半被路灯照亮,一半被黑暗隐藏。

两步。

一旦安静下来,人就会忍不住东想西想。

nice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也是如此看法。

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一旦消失,感受就会尤其深刻。他离开的地方,只剩一片寂寥的空洞。

art啊,那个从小陪伴着的身影,是否已经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变成了不熟悉的模样?

他不敢多想。

待在家里太过静了,还是出门散心吧。

他随手拿起沙发扶手上的外套,却没看见滑落的手机。

一步。

将所有人逐出内间,art脱下外套,与紫一道站在窗口,听他以与平时不太一样的语气,大谈作为nice身边朋友的难处。

真是……羡慕他呢。有这样一个可以付出的对象。

我也好想为了nice……为了朋友而活啊。

生来不同,命运不公。

“紫君。”art轻轻出声打断他,“你知道的,你从来不会这样说话。”

如果是为了这个世界好的话,nice的死亡是必要的牺牲。

他本来就不应存于世。

“啊,那就来打一架吧。”

其实art知道自己打不过紫。他连nice都打不过,怎么打得过拥有力量型异能的紫呢?

可是他需要一场戏,一场了断,一场树立新的神明的戏。

紫狠狠地,狠狠地出拳,拳脚齐上,不一会儿art的血就染上了他的拳头。

当然异能被削弱的紫很快就有些不支,将手撑在地板上,恶狠狠地盯着art。

“你啊,永远企及不了nice。”art吐出几口血,他感受到了自己如同焚烧的内脏,可是他不在乎,因为作为没有开发出才能的补偿,也是成为神的资本,他可以重生。

“你甚至连我也企及不到。因为我将杀死nice。”

art这样说着,即使满身狼狈,眼眸仍亮着微光。

紫气愤难当,猛地抄起地上的手枪。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nice。

art最后听见这样一句话。

你又有什么资格替他做了断呢?

灼热的子弹呼啸而至,art的嘴角甚至还来不及牵起。

两步。

nice慢腾腾在街上一踢一踏地走。

夜色中大城市行人如织,灯红酒绿,色彩斑斓。

行至街角,他看见了一家标注为蝴蝶翅膀的酒吧,里面强劲的音乐鼓点和红红绿绿的光雾循着不时开合的大门渗透出来,仿佛在撩动路人的思绪。

进去看看吧,进去看看吧。

nice犹豫了一下,还是遵从好奇心推开了门。

门内有个小小的门廊,旁边古旧的铜牌上写着:进去本店须有会员介绍。

可是似乎是身份核验处的小房间内空无一人。

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门廊尽头传来被放大的对话声。

“你果然是永远及不上nice的。”有个声音说,“你甚至连我也及不上。”

即使经过传输和放大声音有些失真,nice也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这个声音——他瞳孔一缩,甚至运用了minimum冲进里面的大厅。

那是art啊。

他从来没见过art如此张狂而又狼狈的样子,他从未听过他永远中正平和的声音变得破碎嘶哑,又充斥着歇斯底里。

“砰——”

血色映在nice的眼里,一向素质优秀的有力的手臂乃至全身都在颤抖。

周围人群喧嚣,质问原因的,质疑真实性的。而他一时竟然失声了。

怎么会这样呢?

一边是信任的伙伴,一边是确认永远不会伤害自己的一生挚友。即使art可以死而复生,那也一定很疼。而他将为这样的能力付出多少代价?

不,不要,不要这样。

屏幕里的人物却并没有体谅人们的心情,石田拿着匕首走近art,freemum的其他人压制住紫,全都一脸喜色。

刀刃没入art的胸口。

光芒一闪,minimum如约发动,修复着art千疮百孔的躯体。

art逆着光站起来,平举双臂。

神,降临了。

nice摸索着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该走了。

即使是做他们的首领,也比在我们身边高兴的话,那么……art,你是不会回来的吧?

匆匆前行的脚步一顿,复又迈步前行。

不管怎么样……这次是,彻底的分道扬镳了。

评论(8)
热度(15)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