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刀男爷鹤/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全职/all叶】檐水穿墙 10

我是有多久没更文了【咸鱼躺】

前文……头像吧(人´∀`)♡
然后,不小心又苏了一下喻队owo
【小事情:我呢?】←意思意思心疼一下

张新杰消失在墨蓝的雾气中,墙角阴影却又有一颀长身影凭空出现。

“好久不见,各位。”来人声音清润,语气温和。

看清来人,邱非和王杰希齐齐愣了一下。

此人不仅仅是声音清润,长相也是俊秀隽雅,行为举止无不透着贵气。

可这并不是他们惊讶的原因。

王堂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喻文州,你怎么……”

邱非曾在比武大会见过蓝雨国的第一武者喻文州,可是如今得以见其真容,竟是一不过及冠的少年郎,一时间惊讶得无以言明。相比之下,国主喻文州竟是老师的系统之一,也就没那么值得惊讶了。
 
确实,此时站在叶修他们面前的,是年少的喻国主。虽然身量已长,却仍是少年面貌,也无怪声音如此清亮,根本就是少年音色罢了。

喻文州在众人的目光中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顿了顿,又仔细端详自己的手掌,随后面对着叶修,摊了摊手。

叶修上下端详一阵,不禁失笑:“果然还是受到了影响,不止外表,连性格也是。你有话说吧?”

少年喻文州无奈的点了点头,正色道:“任务:取得‘灵’完成,奖励:系统人格可同时出现。。”

叶修略一沉吟,伸手示意,喻文州会意,抬步走来,停在叶修面前不足一臂远处。

叶修两指并起,轻轻点在喻文州额间,闭目不语。

几人中只有邱非没见过这场景,但他看一眼苏沐橙和王杰希,发现他俩表情严肃,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于是将话头收回,默默注视着自家恩师的一举一动。

初时还未有异状,一刻后喻文州的眉心——与叶修手指相触的地方,就开始散发出幽幽几缕光;与此同时,叶修的身周竟泛起与喻文州眉心相似的幽紫光芒。

两股光芒互相交错、缠绕,渐渐律动,猛然间放出完全不同的银光!

叶修肩膀上,刚刚一直十分安静以至于众人几乎忘记它存在的“灵”此时却躁动地拍了拍翅膀,也许是被光芒惊扰,或是本能地感觉到威胁,想要飞走。

早在光芒改变颜色的时候,叶修就已经松开了手,此时正好伸手去安抚了一下红色的大鸟。

邱非刚刚想上前提问,就听见叶修一边安抚“灵”,一边还低声断断续续地嘀咕:“忘了这茬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他算账……”

邱非脚步一顿,就看到银光中出现了一面镜子,奇异的是它并没有映出外面的景象,而是白茫茫的空无一物。

蓦地,镜子里显现出了一个男子身形,一身银色短装,束起裤腿袖口,干净利落,头发高高收束于金属冠中。

他迈步出来,一伸手,掌心对准那银色镜面,微微曲掌,那镜面就仿佛受到召唤地收缩变形,如同水状,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收进了他的金属护手中。

“现在,”男子转身,对喻文州和王杰希那边点了点头姑且算是打了招呼,意味深长地对叶修笑笑,“伤好啦?”

叶修假作悠闲:“小事情啊……你好久没出来了……”

“是吗?”肖时钦一挥手,空气中忽然出现一物,飞快贴上叶修脖颈,缠绕成式样别致的项链。

叶修竟也不避,任由它贴上自己的要害,微微发热。

许是叶修才安抚过,“灵”在有异物接近时,仅仅是侧过头,拿喙蹭了蹭叶修的脸颊。

肖时钦则闭上眼,摆出倾听的神态。

两人表现得极其自然,一旁邱非却是又暗暗吃了一惊。自肖时钦出现,由叶修亲力培养的他就认出此人乃是机械师,且拿出的器物都闻所未闻……如此大才,竟名不见经传、默默无闻,甘心跟在叶修身边?

片刻,肖时钦睁开眼睛,叶修脖子上的项链松开,紧接着竟然在叶修脖颈上旋转几番,变成带着金属光泽的绸带,尾端抬起蹭蹭叶修的脸颊,随后打了个结,静静垂在叶修颈间。

叶修原本懒洋洋垂着眼,这时抬眼,也没张嘴问,就抬手抚摸着“灵”
的头,转身就走。

肖时钦与他对视一眼,神情略带严肃,也跟着走了。

喻文州快走两步赶上二人,抬手替叶修理理方才有些被弄皱的领子。

苏沐橙有些怀念地望着几人并肩的背影,笑笑也准备跟上。

走了没两步,意识到后辈没有跟上,苏沐橙回头看看少年,目光在他紧握战矛柄的手上顿了顿,随即了然地笑笑。

“走吧。”她轻声说,“他会解决的。”

她的眼中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少年的手在战矛柄上紧了紧,又松开,快步追赶上了前辈。


翌日清晨,兴欣武馆的两位姑娘如往日一般晨起坐于一楼厅中喝茶。

却是有人较之她们更加早。

临街一面的门板早已被人拆下,整整齐齐安放于门侧。

邱非背上背着他的战矛,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身上还带着清晨的寒气,对武馆主人颔首致意,走上了楼。

过了一会儿,门板被礼貌地轻敲,苏沐橙先是探着头向里望望,未见叶修的身影,便笑着向老板娘和唐柔挥挥手,一路小跑上了楼。

又过了一会儿,王杰希甩着斗篷走进来,扫一眼她们的桌面,丢下手中热气腾腾的荷叶包就往楼上走。轻车熟路,仿佛在自己家。

终于,陈果听到了几块年久失修的楼梯板儿的响动。

陈果正打算质问一下她前天才来的武者叶修到底想作甚,为何这一个个的都像是要常驻她兴欣武馆——她这小庙哪儿容得下这些个大佛啊?

叶修就是叶秋这回事,这会儿已经被她有意无意地忽视了。

“叶修你赶紧的干活,今天有培训班的孩子来上……”“课”字被生生咽下,转而有些惊疑。

一个少年和一个青年从楼梯口出现,随后才是叶修随随便便拎着他破布包的银武、打着哈欠的身影。

这两个人是哪里来的?

而且其中的少年怎么那么眼熟……

诶?

陈果猛的一拍桌面,冲着叶修就来了一句:“叶修你从哪儿弄来的……呃……这个……喻文州的……”她看着少年与蓝雨国“王”肖似的脸庞,却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

喻文州看着叶修、肖时钦和不知何时站在楼梯口、一言不发看热闹的王杰希和苏沐橙,无奈叹了口气。

“我是喻文州。”还未完全通过变声期、带着些许少年特有的清脆的嗓音,却已经带有为人所熟知的蓝雨“王”特有的温润。
 
说着,少年手随意向虚空中一抓,握住了一柄银光闪闪的长法杖。法杖顶端极其生动地做出一只只剩白骨的手。

——灭神的诅咒。

这回是不信也得信了。

陈果已经呆住了,亏得唐柔帮她圆了圆场:“抱歉了,方才多有冒犯。”

叶修笑笑接过话头:“不冒犯——”声音有些模糊,他这会儿竟已经抽出了又一只烟斗,叼着,伸平了一只手不知在做什么,“毕竟他变小了看不出——诶,干嘛呢……”

肖时钦打了个响指,将叶修手里刚刚露头的火苗用个小小的金属盖儿捂灭了。

看见他露的这一手,陈果心下了然,这是个厉害的机械师。

战斗法师,机械师,枪炮师,魔道学者……

那么叶修说的“没事我有人”,莫不是认真的?

如果是的话……这些人,除了眼前的机械师,大都有个了不得的身份,苏沐橙还只是个武者,王堂主和蓝雨的“王”……也是能跟着他们比武的?

评论
热度(27)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