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刀男爷鹤/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三步以内 5

证明我没有忘记这篇

仍然走剧情,仍然不太甜

【因为nice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然后下一章就要写感情转折大戏啦哈哈哈我好激动啊!

 

一步。

 

“他要怎么处理?”缠绕住紫的脖子的丝线勒紧,手下人轻笑着问新诞生的神,“他知道的太多了,杀了他吧。”

 

“不必了。”年轻的神明没有回头,他望着窗外的一缕光,轻轻道:“他已经不能正常使用极小奇迹了……或者说,他已经基本丧失了能力。他和我们,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

 

“你们不是同伴,却是朋友。”石田倚在墙边,一语道出神明的目的。

 

“阿紫……以后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art并没有接话,他终于转过身来,走到紫的面前。

 

黑色的领子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阿紫……曾经的多少个日日夜夜,从少年时代到art成为警视,他都是这样称呼自己这个朋友的。

 

如今他们不再能成为朋友了吧?

 

 

两步。

 

从Nowhere门口拖进来的巨大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不知生死的紫。

 

看见不明生死的紫,nice几乎要被自己的愧疚感淹没——自己分明是看着他孤身一人深入敌方据点的,怎么就没有去帮他——或者,至少试图去寻找他呢?

 

紫不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好兄弟吗,为什么自己却并没有考虑到一番争斗之后,紫有可能遭受到的报复?

 

也许是当时art重伤时的提起自己的一句话?也许是art濒死时那个眼神?也许是发现伊人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现在,紫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而art他……

 

Nice单膝跪地,无法抑制地叫喊出声。

 

“紫——”

 

喊的是怀里人的名字,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许只是发泄这个过于不平静的夜晚中的情绪。

 

 

拎着特意做的饭团,nice走进病房。

 

紫已经脱离危险,又是一个宁静的午后。

 

素白的窗帘,素净的床单和被子,温和的阳光,让人觉得即使是发生什么大事也不会影响到这时的安静温宁。仅仅是前一天晚上发生的许多事情、尝到的多少情绪,似乎就被掩盖住了。

 

“你四天之内好起来吧。”坐在好友的病床边,他只说出来这样一句话,“冰箱里的鸡蛋要过期了。”

 

本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做的紫无奈笑了出来。两人——尤其是nice,放松地笑着,好像放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

 

Nowhere的好友仍然围绕在身边,一切平静地好像从未有过一个紫色眼睛的青年警视在这里出现过。

 

一步。

 

幽暗的地下堡垒,透着一股森严的气息,老旧生锈的巨大铁制栏杆,映着地下昏黄的光,使站在那的人神色也带上了。

 

踏着悠闲的步子走到了隔着铁栅栏向外观看的几人中间。

 

“劳烦你为她带路了,老大。”freemam的人纷纷道。几人中发色最显眼的青年微微侧头向她致意。

 

“没关系,挺有趣的。”那个女人妩媚地笑起来,“我啊,看见这样受宠爱的孩子,就想要摧毁她呢。” 

 

那青年——art客气道:“百香子小姐……不,‘最恐’,你还是这样啊。”

 

freemam的众人顿时开始交口称赞他们的老大,不过抛出话题的art并不参与阿谀奉承,只是安静地听着。

 

他们讨论的内容很快转移到了他继承的莫拉尔的遗产之一——眼下正追着初跑的怪物。

 

“那些……丑陋的处刑人。”其中一人嫌恶道。

 

不……在art的眼中,那些被强行做实验、成了现在这副样子的无辜孩童并不比这些各怀鬼胎的大人更丑陋。

 

“别那么说。”他轻轻皱着眉,“他们只是不幸被极小奇迹残害了而已。”

 

就像当年从心底里,矛盾的,既希望弟弟和nice过得好,又嫉妒着他们才能的那个扭曲、不堪的自己。

 

女孩崩溃的喊叫回荡在空旷而封闭的空间里。

 

撕心裂肺。

  

虚无的minimum像个巨大的罩子延展开来,所及之处“怪物”们纷纷变化为孩童。

 

紫发的青年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他好像能看见小小的nice牵着初的手,试图逃离牢笼,而被子弹穿透了胸口;一墙之隔的地方,他亲手将碎玻璃捅进了skil的胸膛。

 

极致的希望和极致的绝望的冲击下,他拥有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的能力。

 

让自己苟活到现在,让自己有能力建立新世界的能力。

  

 

两步。

 

Nice三步两步奔到坐在地上的小初面前,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一怔。

 

想起来了,一直被自己忽视的记忆。

 

nice第一次遇见初的时候,他们俩都还是身量小小的孩子。

 

女孩甚至连眉眼都还没长开,由于不该降临在她身上的际遇,总是面无表情。

 

男孩则没有日后那样的精明狡黠的神情,蔚蓝色的眼瞳里纯然是天真的愉快。

 

多可笑,他竟然以为骏才学院这样的地方能够不设防到让两个孩子跑出去——即使都是经过特殊强化成功的、拥有才能的孩子。

 

事实上,他们几乎要成功了——或者说,他们以为自己要成功了。

 

高高的院墙对于男孩并不难征服,但是这空荡荡院里唯一一个情愿跟着自己逃跑的孩子,在那时的nice看来就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

 

高高的墙上,男孩远没有之后宽厚的手掌伸出。

 

“砰——”

 

男孩嘴角的笑意就凝固在那里。

 

记忆中的小初应该也是这样绝望的神情吧?

 

伸出比当年可靠得多的手掌,平放在女孩面前。

 

这一次,没有人会拦下nice伸出的手了。

 

他紧紧握住女孩的手,好像是握住了时间给他留下的唯一的过去的证明。

 

小初就是现在的他最重要的人了。


评论(6)
热度(12)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