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武鸟

yys荒天/双龙组/狐琴/酒茨/晴博晴
刀男爷鹤/yoi维勇/月歌黑白王/浜虎奈亚/文野双黑/全职all叶/es涉英/欧美ec德哈/家教6918/网王幸不二迹不二

【浜虎/奈亚】三步以内 1

都怪基友安利入坑,我连我的all叶都懒得更……

lo主有怪癖系列:不习惯中文谐音,所以称呼英文名,即亚特——Art,奈斯——Nice等。

lo主有怪癖系列之二:oocx3,渣文笔x3

lo主有怪癖系列之三:时间线从第二季开始到结束之后,he。大概中fin……吧……

and,作为一只高三doge,很难更新……

如果可以的话请↓

一步。

Art站在光线昏暗而杂乱的房间内,为自己披上黑色双排扣的大衣。

一,二,三,三步。然后拥有银紫色眼眸的青年回身看看自己刚才站的位置。

对了,就是这个距离,他不禁笑了笑,仿佛还能看到棕发蓬乱的青年脖子上挂着耳机,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冲自己傻笑。这样的距离,那么近,近到他可以看清对面人被自己揉得愈发不羁的发型,又远到他感受不到一点温暖的呼吸。

Art自失地勾勾唇角,拢了拢大衣,扣上领子,遮住半张脸。

还需要什么温暖,自己这种人就是应该在了结了罪孽之后,孤独地死去。

两步。

nice背靠吧台,低垂眼睛,看起来正在享受一个美好的、没有委托的清晨。

紫在靠门口的桌子上看报纸,子猫和店长照样一个磨咖啡豆,一个擦盘子,雷修和birthday刚刚出门,被birthday大力推开的玻璃门似乎还在微微晃动,阿初在吃她的第不知道多少份早餐。

而nice看着地上的红地砖格子,在脑海中模拟——一,二,三,四,五,五格,恰好是一个人闲庭信步走出三步左右的位置。他久久盯着那块格子,仿佛可以看到渐渐幻化出一双一丝不苟的黑皮鞋,裤缝线笔直,皮带扣闪亮,白衬衫黑西装,红蓝条纹的领带,映衬出银紫色柔软发丝和永远带着柔软笑意的眼眸。看着他微微狡黠的眨眨眼,说:"好久不见,nice君。"

他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摸摸在光线中显示出来的那一缕翘起的鬓发,可是够不到。他们的距离,永远保持在一个亲昵不足而客气有余的位置上。好像从很多年前起,他的身边永远被无数人包围,骏才第一人的光环覆盖下,总是没有art的位置。

一步。

art站在运沙船上,迎风而立,风衣猎猎作响。

那座站着他挚友的桥正在缓缓靠近。他可以看到桥上的灯光,可以看见一次次冲天而起的电光,可以听见honey和three的对话声。却有一个身影一直沉默着立在一边,桥面上路灯暖橙的光照映得他的身影愈加单薄而萧索。

没有谁能比art更清楚那身躯里藏着多大的力量,多大的智慧和多大的梦想。即使是作为对手的紫知道他有多强,也不明白那孩子是怎么成长的吧?可从一开始,art就被迫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得清楚。

该开始了,他发动了“风”的极小奇迹。

两步。

其实nice已经感觉到了那个熟悉气息的靠近,那是art身上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或许是从小受到后者的照顾,在art的附近,似乎就能嗅到类似与阳光晒过的衣服或是刚剪过的草坪那样清新的味道。

即使是没有看见。

art在高台上落下,带来一阵湿冷的风。nice看着他以雷霆之势洗刷了那个疯子画家的身躯,转过身来和他说话。

他可以看到,在路灯椭圆形的光柱下,低下头看他的那个人,记忆里温柔的紫眸中含着些莫名的、冰冷的悲哀。

可是这不对,不知为何,nice希望能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眼前的人分明是记忆中的模样,又做着记忆中的人不会做的事情。

在对面人刻意冰冷无情的话语中,nice攥紧了拳头,狠命打过去。

光线一闪,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拳居然落在了空气中。

nice不由得瞪大了眼,出现在更远些地方的art只报以一哂:“不要太过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一如当年以更加柔软的口气教导自己的大哥哥。

评论(4)
热度(24)

© 饭武鸟 | Powered by LOFTER